首页 > 专栏 > 正文

经济观察报:PPP的五年轮回

时间:2018-11-12 10:42

来源:财税大观

作者:杜涛

五年,对于中国人来说,是一种特殊的年份,也有一种特殊的情节。

对于中国的PPP来说,五年,或许一个轮回。从起于2013下半年,兴于2015、2016年,下于2017年末。五年已过,是沉沦又或涅槃。

2017年的PPP是在从高速增长的轨道上突然刹车,以致于这个车刹的有点急,有点人仰车翻的感觉,2018年的PPP则直接进入了沉寂时刻。

这五年,清华大学的王守清教授成为了PPP教父,金永祥把自己的大岳咨询做成了国内最大的PPP中介机构,“网红”刘世坚也离开了君合,自己做了老板,当然也有像“炮哥”薛涛这样的,专心搞起了环保PPP的研究,可能他更喜欢蓝天白云大海吧。

其实在此轮PPP之前,薛涛不认识刘世坚,不认识王守清,但是对于当时的竞争对手,金永祥很熟悉,毕竟薛涛与金永祥有过很长时间的竞争时刻。那是,在特许经营时代的圈里也有个四大,大岳排名第一,薛涛则是金永祥的竞争对手之一。

对于中国的PPP人来说,幸福总是过的很快,在高速刹车之前,金永祥依靠自己的预感,在公司搞了一个“催款”的运动,准备在此轮规范之前,持币过冬。

而从2014年进入中国PPP市场的“网红”刘世坚,在三年中发现了自己更多的能力,从容转身,在PPP高潮落下的时刻,跳出律师合伙人,杀进了已经数不胜数的PPP中介咨询行业。也有相反的,2014年从特许经营咨询杀进了环保业务的薛涛,专职研究环保PPP。

唯有,见惯波浪,不起于心的“教父”王守清依然在讲课,传道,授业解惑也!

但是,当雪崩来临的时候, 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。PPP现在的下行情况,没有一个机构是无辜的,包括地方政府、专家、金融机构、中介机构、政策部门。。。。。。

其实,PPP也罢,BT也罢,政府治理与投融资业务从未停止,只要中国在发展,就会有市场,只不过大或小而已。

一 2013年,风起于青萍之末

依托国家的此轮PPP春风,金永祥将自己的大岳咨询发展成了国内最大的PPP中介服务机构。但实际上,金永祥在PPP刚刚开始发展的时候并未取得先机。

金永祥,俗称老金,来自东北哈尔滨,就是那个有着中央大街,吃着马迭尔冰棍的地方。

1989年,老金从东北来到北京,进了电科院,但是安耐不住的老金在电科院呆了三年就跑路了,去了北京市发改委的咨询公司,这一呆就是四年,之后就有大岳咨询的成立,从1996年成立大岳导现在,老金在这个行业沉浸了近三十年。

北京地铁的四号线、第十自来水厂、王小英污水处理等等一大批的特许经营、PPP项目都有着老金的印记。

2013年,PPP大潮即将来临之时,老金的公司人数也就八十人。

2013年年底财政会议提出推动PPP,老金当时没想到财政部门会去主导推动PPP,因为相比以往,特许经营的推动是住建部门、交通、发改部门在推动。

以致于在当时的财政部CDM(财政部PPP中心)找到老金总结4号线的经验,老金给了财政部PPP中心报价60万,当然这个事也没成。

当时不仅仅是财政部在调研PPP,财政学会的PPP专委会也在调研PPP,当时的秘书长是孙洁,当时的孙洁告诉金永祥,抓紧机会扩容队伍,PPP机会来了。

但是那个时候的金永祥不置可否,在2013年没有什么想法,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动作。

此时的刘世坚,已经在君合呆了6年,一直从事的基础设施类投融资业务,当时还没有PPP,叫特许经营。

2013年的薛涛还是做中介咨询,与老金相杀于特许经营的江湖。

二 2014年 浪成于微澜之间

2014年,对于许多的PPP人来说,是非常重要的一年,这一年,许多人杀进了PPP大潮之中。

刘世坚就是其中之一。

2014年上半年,正在大洋彼岸度假的刘世坚看到别人发给他的王保安的讲话。王保安,财政部副部长,第一任的PPP领导小组组长。

刘世坚看到了王保安的讲话后,印象深刻,他觉得当时王保安把财政部关于PPP的想做的事情,发展路线图都讲清楚了,其实就是三部分,组织机构、制度建设以及示范项目。

组织架构,财政部在2014年的机构改革中成立了PPP领导小组,小组办公室设在了金融司。之后又在CDM情节基金加挂了PPP中心的牌子。焦小平成为了PPP中心的主任。

金融司则成立了金融五处,也就是专门的PPP处,阚晓西任处长。

发改委投资司则成立了社会处管PPP,归副司长韩志峰分管。

老金呢,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,中国要推动PPP了。他感觉动手晚了,被动了,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当初孙洁给老金的建议。

但是,机会来了。

事情也比较偶然,2014年,财政部组织了一次PPP培训,老金的一家客户来北京之后,先去老金那里拜访,老金才知道财政部的活动,但是当时财政部的讲课专家中,并没有老金。之前财政部是金融司和经建司也在寻找PPP专家,但是当时的财政部不知道大岳咨询的存在。

当时的老金反应还是很快的,在送客户去国家会计学院培训的途中,让公司的人员跟着,车上还带了两百本大岳的PPP书籍,老金决定将这些书籍到会场发放。

这一次的努力没有白费,让财政部知道了大岳咨询的存在,后来金永祥拜访财政部相关部门。

老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,第二次PPP培训在厦门国家会计学院,老金被邀请作为专家授课。

这个时候的王守清,还不是教父,但是他在帮发改委制定特许经营法。在清华大学的一座小楼里,染了发的王守清老师人也有些瘦,外表与年龄并不相符,清瘦的教父看着很年轻。

2014年的时候,有些人在微信群里做PPP的普及讲座。刘世坚也在琢磨,于是刘世坚成立了多个PPP的群,他自己也成了PPP圈里的网红,人称“大帝”。甚至他群里的红包的频率都给了PPP行业的晴雨表之一,行业好时,红包如雨,额度如山,行业降时,红包之少,额度之低,寥寥无几。

3
  • 微信
  • QQ
  • 腾讯微博
  • 新浪微博
网友评论 3人参与 | 0条评论